医生美秀


  美秀因为不想再人多大医院上班,所以挑选了间中医小诊所看诊,而她任职的小诊所看病问是很讲究的,诊所里诊室的门窗玻璃上了彩色,里外并不通透光,一方面保护病人的隐私,另外也是为了防止同行窥视偷学自家的独门秘术,同时也不至于房间内昏暗无光。

  这一上午并无几个病人,三三两两的是些头疼脑热,肚痛拉稀的小症状,对美秀来说并无多少难度。眼看时钟上午十一点了,心想应该不会再有病人上门,美秀刚要出门去准备午饭,听到工读生说道,「您里面请」美秀知道来了病人,只好又返身坐下。

  我起初进来的时候便畏畏缩缩,貌似紧张无比,但等到进了诊室,看到美秀一个女医生,更加慌然不知所措,就想要转身开门离开。

  美秀见状觉得奇怪,立刻起身伸手拉住,「你哪里不舒服,怎么不看了呢?」几步路已经走到门口,把我拦了下来。

  「呃,怎么是个女医生,这里只有你一个医生吗?我…我不看了。」我说完又是要走。

  「呵呵,给医生看病还分什么男女,你哪里不舒服,告诉我便是,不用遮遮掩掩,医者父母,难不成对父母还有什么隐瞒不成?」美秀不客气地说,把我拉到了椅子上,自己也坐了下来。

  「这…我还是不看了…」我还是不愿意。

  美秀何等聪明,稍微一想便已经知道其中因果,笑笑说道,「我,我知道了,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好开口?你放心的对我说,而且我是女医生,比男医生更加适合给你看病。」言语交谈之间,我竟似慢慢的放松了下来,问说「你知道我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你比男医生更加适合给我看病?」美秀笑笑说道,「你站起来给我看看。」

  我犹豫了一下,才慢慢的站了起来,但动作十分的难堪,屁股使劲的往后顶,腰也似是直不起来一样,两只手遮遮掩掩,不知道要放到哪里。

  「你站直了,把手拿开放在大腿的两侧」美秀也站了起来,因为她穿着高跟鞋的缘故,竟然比我高了半头。

  我慢慢的把手放在大腿两侧,缓缓站直了身子,眼睛更加不敢看美秀的表情,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怕美秀嘲笑。

  果然如美秀所想,我站直以后,端倪毕现,只见我的裆部,高高的撑起了一座帐篷,竟然还有意无意的抖了几下。

  「这就是你不舒服的地方对吗?」美秀没有笑,有点严肃的问道。

  我听到女医生并没有嘲笑自己,反而严肃的提问,胆子放大了许多,「是的,已经整整一晚上了」「你不要那么紧张,放松一些,昨天你是不是摔了跤?而且是屁股落地?」美秀专业的问着。

  「你怎么知道的?」我惊诧不已,立马抬头问道,由于两人靠的太近,突如其来的动作,刚好让我的头从美秀的一对大奶中间划过,顿时觉得一阵香风扑来,眼前一阵眩晕,美秀这对巨乳也被我撞的颤颤巍巍,划过一阵乳浪。

  「你可以把裤子脱下来给我看看吗?」美秀问道,似乎这要求再合理不过。

  但是问了几遍,我并无反应。因为此时,我哪还能听进去任何话,只见我两眼发直,呆呆的望着这近在眼前的一对丰挺玉乳,喉咙上下耸动,不停的咽着唾沫。

  这可怪不得人家,每天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穷苦百姓,什么时候见过这样上流高贵风韵迷人的女人,即使在大街上看到了,也只能远远的看一眼,几时这么靠近过?

  「喂,说你呢,把裤子脱了。」美秀看到对方的眼神在自己的胸部上固定不动,吼了一句。

  这一声把我从美妙梦境中惊醒,也来不及考虑对方用意,下意识的服从了医生的命令,想都没有想,「呼啦」一声,将自己的裤子一脱到底。

  美秀可没想到,我刚刚还扭扭捏捏,此刻为何这么干脆利落,还没有任何反应,只见一条又黑又粗的大鸡巴直挺挺的立在她的面前。

  「你…」美秀不禁淫笑了,「你小志可不小阿,拥有一番好本钱阿。」我害羞笑的骚了搔头,我没有回答她,美秀自顾的看起了病来,缓缓蹲下,仔细的打量着这根硕大无比的男根。

  美秀今日穿的是一身黑色的旗袍搭配黑色高跟鞋,这旗袍是中医诊所规定的制服,长短刚好到脚踝处,只是这大腿两侧的开缝美秀故意开高了一些,这一蹲,几乎使美秀的半个丰满的屁股露了出来,穿着高跟鞋将一双雪白娇嫩的大腿衬托的无所遁形。

  刚刚从乳峰奶浪脱离出来的我,顿时又落入了这丰臀翘腿的陷阱。强忍着自己的冲动,自己的鸡巴却是不自觉地又抖了两下。

  原本正在仔细查看的美秀被这突如其来的抖动吓了一跳,抖动的鸡巴让美秀心养了,便藉故说没有办法看清具体的细节,「你跟我来。」美秀没有等他回话,便带着我走向了后面给女性检查妇科所用的床,这床平时是给女性看诊需要内诊的病患使用的,现在没人就在这里将就一下了。

  只听得「哒哒哒」」的高跟鞋声,我的眼睛紧跟着这扭来扭去的大屁股而去,人竟然傻着不动。

  「发什么呆啊,快过来躺下」美秀知道我的眼睛在盯着她的屁股看,娇羞之下,不禁说道。

  我恍然大悟,但一时又不知道要怎么过去,只能让裤子继续在地上拖着,好像兔子一般一蹦一跳的向着美秀跳了过来。这一跳不要紧,原本就粗大的鸡巴更加肆无忌惮的在空气中挥舞,鸡巴跳动间不断的击打着自己的肚皮,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

  这时,竟然变成了美秀在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下体,愣愣的不知道想些什么,直到人已经跳到了病床的旁边,她才回过神来,掩饰的说道,「躺上去,把裤子脱了,两腿分开。」「在这里?」我惊讶说

  美秀心急地说着「是啊,别罗嗦,赶快点,我还急着给你看完病买饭呢。」我只能乖乖听话,躺在床上,鞋子也不脱,直接把挂在脚下仅有的一条的裤子脱了下来。

  「躺好,两腿分开,双手抱头,两条腿搭在妇科检查床上的两边」美秀命令道。

  看着躺好的我,美秀又一次缓缓蹲了下去,刚好在我的两腿中间。

  「不会有人进来吧?」我怯怯的问道。

  「没有我的吩咐,不会有人进来的,你使劲吸气,憋住一口气,不要说话。」,美秀平静的说道。

  我按照要求,深吸了一口气,再不说话。

  我两腿大开,两脚高高抬起,这一下,不光是这根粗壮的鸡巴一览无馀,还有那挂在鸡巴下方的一对硕大的卵蛋和一个长满毛的屁眼也都暴露在了美秀的眼前。

  「我先给你疏通一下,无论疼还是不疼,都要忍住,不要发出声音」美秀说道。

  「知道了」我顿时紧张起来,答应道。

  话刚说完,便觉得一只冰凉的玉手已经攀上了我的鸡巴,从根部开始,正在向龟头的方向缓缓的推拿,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感瞬间充满全身,竟然忍不住「哼」了一声,想起美秀刚刚的叮嘱,连忙自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此时的美秀并没有责怪我,反而用两只手代替了一只手,顺着鸡巴上下的推拿运动,手法很是娴熟。一边按摩一边忍不住的赞叹,「真的是天生的神物,竟然这么大,我两只手上下迭起来竟然还握不到龟头的位置」如此这般的反覆,再加上不断对龟头的刺激,我终于受不了了,从鸡巴里面,喷发出了一波又浓又多的精液,一波接一波,足足射了有一分钟之久。只见美秀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的两腿之间和床上,到处都是白白稠稠的一片。

  「你这是多久没有射过了,怎么这么多?」美秀笑着问道。

  这时我却还沉浸在射精刺激的氛围之中,没有答话。

  「这可如何是好,这么多的精液,房间里面连纸巾都没有,现在总不能喊人送毛巾进来吧?」 美秀有点懊恼自己的失策,不该心急看大阳具,应该先检查房内的清洁用品。

  我想说起身清理精液,美秀赶忙道,「你先不要起来,休息一下,我看是否会软下去,你自己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我说道,「没有刚才那么涨,也稍微好了一点,只是还没有要消退的感觉,而且我觉得下面有个地方好像针扎一般的疼。」我的整个下体基本都被自己的精液煳住了,哪里能找出疼痛所在?现在又没有东西可以擦拭,这如何是好?

  美秀别无它法,只能对我说,「你先躺着不要动,闭上眼睛休息。」一边说着,已经竟然缓缓的伸出了舌头,从龟头开始,一点点的为我清理。

  我当然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勐然觉得一个柔软温热的东西将自己的龟头整个包住,上下套弄,然后从龟头到冠状沟再到鸡巴,慢慢的延伸到自己的卵蛋,每一个地方,都被这个柔软的物体小心照料,两手不由的使劲抓住了床边的两个扶手,把扶手抓的「咯咯」作响。

  过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整根鸡巴上上下下的被美秀清理了五六遍,总算将这所有的精液清理一空,全部收纳进了美秀的嘴中。然后在床上,我屁眼正对的位置,再加上美秀自己两只手上的残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替我清扫乾净了,只听到「咕咚」一声,美秀竟然将这满口的精液吞了下去。

  这时的我并不知道下体位置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自顾的享受着这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直到那温暖的感觉消失,才睁开眼睛,不无失望的向下望去。

  美秀此时已经清理完毕,正在将遗留在嘴角的乳白液体小心翼翼的摸回嘴里,还不忘用舌头将手指舔舐干净,等到做完这一切,才重新的聚精会神的研究起病症来。

  虽然已经射了一次,但我的鸡巴还是如同钢铁般坚硬,没有丝毫的疲软的迹象,这更加印证了她的想法,找的越来越认真起来。

  只见她一只手谨慎的扶住了我黝黑的肉棒,另外一只手从卵蛋开始慢慢的摸索,仔细程度堪比外科手术,卵蛋的每一个角落,彷佛每一根阴毛都不曾放过。待到确认了并无异常,两只手指又继续向下搜索。在我的会阴和屁眼之间来来回回的摸索了很久。

  我此时也知道这女医生正在认真的给自己看病,呼吸也不敢出一口,只能屏住呼吸,焦急的等待结果。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美秀终于在会阴靠下,接近屁眼的位置,发现了一点异常。因为屁眼的位置皮肤较黑,只能隐约的看到一粒红点,这红点之下,彷佛隐藏了什么。

  美秀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被自己找到了。

  虽然症结已经找到,但如何把这如同针尖的东西取出来还是要费一般脑筋。这位置十分敏感,尚且不知这针状物刺入体内多深,不知道会不会触及会阴部。

  又因为会阴处肌肉相对发达,如果病人紧张,胡乱用力,这东西说不定反而更加深入,那就更难办了。

  看到医生严肃的表情,我更加紧张,尽管美秀一直在安抚我的情绪,但并无多大效果。

  「你就像刚才一样,闭上眼睛,不要胡思乱想,要相信我,全身放松,我会治好你的。」美秀说道。

  这时我唯唯诺诺,不知心里到底是作何想法,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全身的肌肉紧紧的绷起,美秀见状,只是担心那东西真的刺的更深,连忙道,「闭上眼睛!」情急之下,口气严厉了许多。

  这我更加害怕,眼睛紧闭,乖乖躺着。但见美秀再无犹豫,起身爬到我的床上,和我呈现180度的反方向,半跪在我的头上,躬下身去,左手抓住了我鸡巴的根部,嘴唇微张,竟是将我肉棒生生含了进去。本来很紧张的我突然又感觉到了刚刚的那种美妙的体验,下身顿时放松了许多,但两手却是无处摆放,胡乱间,故意抓住了美秀的大腿。

  美秀明知此时的动作十分情色,但也别无它法,只能任由我一双大手在美秀的大腿和屁股上来回抓弄,加上这高开叉的旗袍,我的双手很轻松地侵入了美秀的衣服内。

  美秀赶忙收回凌乱的心思,认真查找着症结所在,左手不断上下套弄,让会阴处的皮肤更加裸露出来,另外含住龟头的舌头不断的回旋舔舐,替我放松身体,此时美秀的右手,已经触摸到了我的屁眼。顺着屁眼,一点点的往上寻找,终于找到了一处微微的突起,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把突起捏了起来。

  这突然的动作,让我顿时觉得疼痛不已,早把美秀的叮嘱抛到九霄云外,两手使劲抓住了她的一对肥白臀肉,上身挺了起来,这一下,刚刚好将自己的脸顶到了美秀的股沟深处。虽然隔着薄薄的旗袍,但美秀幽幽的体香早已经进入了鼻子里面,鼻子也刚好顶在了美秀的敏感处。

  正当美秀不知如何才能把异物拔出来的时候,身体的敏感点被这我的鼻子一顶,惊慌失措之下,右手顿时用力,只见从红红的斑点处,一根断掉的小针露出了头来。美秀松了一口气,顾不得自己酥麻的下体还在承受我的挑逗,一鼓作气的把那短短的一节针头拔了出来。虽说这段有惊无险,还是将美秀吓出了一身冷汗,顿时她觉得四肢力气被抽空,身体也无处支撑,头便直直的沉了下去,然而此时,我的鸡巴还塞在美秀嘴里,此时一沉,整根便全部没入了美秀嘴中,直插喉咙。

  我两手依然没有放过眼前的这对肥臀,自在揉搓着,脸也是不断的顺着屁股沟上下摩擦,勐然觉得自己的整根肉棍陷入了一处不知名的陷阱,那股冲破大脑的舒畅感,让我再度忍不住,精门一松,又是一波的精液射了出去。

  美秀发现喉咙处的龟头一颤一颤的,知道我又射精了,但是已经无法避免,只能任由肉棒吞在喉咙里享受了,乳白色的精液直直的流进了她的食道里面。又射了有一分钟之久,美秀觉得龟头不再抽动的时候,连忙起身将肉棒吐了出来,抛下我不理,自去漱口擦拭去了。

  过了一会,我才发现自己的阳具正在一点点的软化,惊喜之馀,对美秀医生多了十分的敬佩。只是这医治过程有些尴尬不堪,便匆忙穿好衣服裤子,赶紧离开诊间了。

  等到美秀洗漱完了回来,只见留在诊间的凌乱和空无一人的床。

  「真是,走的这么匆忙,还有些注意事情没有交代他。」美秀苦笑不已,也只能摇头作罢。只是这刚刚被我侵入的下体,有些湿痒难耐,美秀的两颗奶头已经不自然的勃起了

小说推荐